首页言情桀夫难驯章节

第二百六十八章 武器也有性格

推荐阅读: 全球高考打造超玄幻修罗武神神医嫡女破云2吞海白日梦我七零之悍妇当家天官赐福归一我的傻白甜老婆

对于宫九歌的问题,苏止棘最后给出的答案是:

“人生苦短,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有时候顾及的多了,反而一个也捞不着。”

宫九歌叹了口气。

“就喜欢你们这种放风凉话,还不给正经意见的。”

苏止棘被她怼了,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自个儿心里有了数,我说了意见你也得听啊!”

宫九歌依旧挂着那副沧桑的表情,苏止棘毫不怀疑若是有条件,她甚至会点根烟。

“那就,依我来吧!”宫九歌总算是找到了一处平衡般,将手里的杯子放回桌面,手将额前的碎发按到脑后,露出那张美艳的脸。

“对了,”宫九歌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忘书宗都要成你主业了,那苏族你是怎么打理的?”

苏止棘:“其实两方大多时候都不需要我在,苏族一大族,往日里的大小事情都有对应的人脉来解决,忘书宗就更不用说了。”

作为处理过忘书宗事务的人,宫九歌表示不服。

苏止棘不自在地移开视线:“咳,当时是想你多熟悉一下……”

宫九歌面无表情。

场面一度安静,还是苏止棘转移了话题:“像宫家就不一样了,商业链一股控一股,市场方向都要你们这些当家做主的来把控,事情自然就多了去。”

这“多”还是相对应而言,若是宫九歌有了兴致去林萧,李奇的书房看看,偌大的空间除了账簿还是账簿。

在忘书宗呆的时间长了些,到了后面,宫九歌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褶子,连带着伸了个懒腰。

“决定了,这段时间就呆宫家了,”她站起身就要去收拾东西,“把我行李收拾收拾去。”

苏止棘失笑:“随你吧!”

说是行李,其实也就是这些年苏止棘准备给她修习法阵整理出来的资料。都是放在一起的,也不用刻意翻找,直接塞空间就是了。

“话说回来,”苏止棘留意到她柜子旁摆着一个伞架,立刻就想起来她之前挑走的那把兰花伞。

“当初‘梅’‘兰’‘竹’‘菊’四把伞是收在一起的吧,你为何偏偏拿了兰花伞?”

“嗯?”宫九歌不解,“这当中是有什么讲究么?”

苏止棘:“讲究算不上,就是听阿柒提过几句。”

他解释说:“他说好的武器都是有性格的,比如梅伞嗜血,竹伞谦和,菊伞冷漠,兰伞则对应,腹黑。”

宫九歌:“什么意思?”

苏止棘:“这么跟你说吧,就好比四把伞中输出最高的是梅伞,竹伞主防。”

宫九歌将兰花伞从空间取出来。

“腹黑和冷漠又是指什么?”

苏止棘:“记不太清了,不过我记得兰伞是他花了心思最多的。兰伞开始用了同样的时间完成,可完成后却又不和心意,但一时间没有灵感,就拖拉到了最后。”

四把伞的原料都挺稀有,剩下的就都装备到了兰伞身上。

苏止棘:“我对机关不精通,不过阿柒花了不少心力弄出来的东西,应当不仅仅只能用来攻与守。”

宫九歌摸了摸仍然崭新如许的伞面,心里想着有了空真要好好试试。

临走苏止棘又拿了本书出来,说是书还太勉强,简直能称作是本“典籍”。

苏止棘:“这是我花时间罗列出来的,当下我了解的所有法阵,你会用得着的。”

等一切就位,枉城那边也有了新的动向。

宫九歌第一时间收到了那离遵传来的信笺,与外面所传不同,亲身实地的感触描摹在了信纸上。先是他们最初抓到的那些被鬼灵控制的人,眼下无一例外,都死了。

死了?宫九歌一愣,再三确认自己不是看走眼。

那离遵描述说,本来一切如常,没有任何征兆的,人就都没了,而且这些人的死相都很正常,除了没了呼吸之外,与平日里睡着无异。这简直是最坏的后果,人无缘无故死了,若是被民众知晓,此事怕是不会善了。

信中还问了宫九歌当日是如何揭穿的鬼灵,眼下封印未曾完善,若是再有人和鬼灵挂钩,事情会越扩越大。那离遵言辞恳切,还列出不少好处,就为了交换她的办法。

宫九歌看着觉得哪里违和,这感觉来的奇怪,她还没来得及想清楚,外面的下人就来传话,说洛国来人了,让她过去。

往日在宫族的应酬都是宫正出面,现在让她出去,应该是对方点名找她。

等宫九歌过去后,出乎意料的,她见到的人竟然是赫无双领回去的那个。

青天白日的怎么就给见鬼了!这是宫九歌当下唯一的想法。

她还四下里看了看,确定赫无双不在场。

洛子裳看到对方的表情,脸上带了几分笑意。

“宫少主放心,赫城主他没来,”说完了这话似乎有哪里不太对,洛子裳补充说,“当日怕是有些误会,子裳前来,除了代表洛国合作,还有一点便是,当日的事,子裳还要与夫人道个歉。”

宫九歌点头,她和宫正打过了招呼落座,然后与洛子裳说:“先谈合作的事。”

洛子裳:……

“呃,好,”她很快找回状态,“外面所传与枉城相关的事,少主怕是已经听说了,当然那是对外的说法,实不相瞒,洛国收到了那离城主的来信,信里说,封印因为修补不当,触动了反噬。”

宫九歌:“修补不当?”

有资格动手修补的怕也只有忘书宗的人了,莫不是又给人阴了?这是她的第一反应。

洛子裳点头:“反噬一出,方圆近百里生了瘴气,民不聊生。”

宫九歌:“你说的合作是什么意思?”

洛子裳语气严谨道:“这瘴气一出,并不直接侵害于人,而是先对粮食水源造成损害,导致枉城的人食不果腹,甚至有大批的人开始迁移。”

后果宫九歌也想的到,鬼灵这事一出,别的国家是不会接纳这些人的,加上上了年纪的人迁移不动,只能在原地被活活困死。

“宫族富名在外,商行遍布大陆,父皇的意思,希望宫族可以伸以援手,运送物资前往枉城灾区。”

宫九歌手指点着桌面,她抬眸,看向一旁正襟危坐的宫正。

“家主以为如何?”

宫正在她来前便知道了洛子裳的来意,眼下只是道:

“宫家是你做主,你拿主意便可。”

洛子裳听到这话,眼下有过一丝诧异。

宫九歌听着也没说什么:“此时事关重大,本少主一人怕是做不得主,容我先与二位主事商议一番。公主可在宫家先住下,我尽快给你答复。”

洛子裳自是没有异议。

等人走后,宫九歌又叫了林萧与李奇过来,四人一同来商议此事。

宫九歌:“你们怎么看?”

宫正没表态。

林萧:“属下觉得,洛国的说法太过片面了些。依他们所言,枉城的信独独送到了他们手上,这说法也竟凭了他们,如何让人信服?”

宫九歌:“时间问题。”

是真是假让人前去一探便知,洛国还没必要撒这慌。

李奇考虑的方向不同。

“属下觉得不妥,”他说,“宫家虽占着首富之名,可除了收入,实力方面简直是任人戳扁捏圆,若是将这一优势也拱手让出去,那,这简直……”

李奇的话说的简单粗暴,却也句句在理。

林萧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宫九歌:“林执事?”

林萧:“……属下愿听少主差遣。”

宫九歌看了他一眼:“本少主的看法,觉得这援助可以去。不过,前提该有。”

洛子裳当晚宿在宫家客房,入夜的时候,她忽然听到外面有人走过的动静。

“公主可歇下了?”

是宫九歌的声音。

洛子裳上前开门,将人迎了进来。

“少主还没睡吗?进来坐吧。”

宫九歌:“白日里还有些事未经核对,深夜叨扰,公主莫怪。”

洛子裳:“少主言重了,可是要确认白日所提信函一事?”

宫九歌:“……不,是误会一事。”

洛子裳讶然,不过很快就懂了,这时候她也不敢反驳调侃,只是如实将当日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联姻是对外的说法,事实上,子裳与赫城主的交易另有其事。”

宫九歌忽然道:“公主与洛太子关系如何?”

洛子裳先是一愣,接着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夫人果然聪慧。”

宫九歌听她一提到赫无双,就对她换个称呼。

“没错,”洛子裳也不否认,“我与赫城主的交易,确实与我那皇兄脱不开干系,不过详细的,恕我不能多言。”

宫九歌表示可以理解。

洛子裳说着事情经过,看宫九歌除了最开始都没有多问一句,心里忽然有了个不合时宜的想法,不过到底是不敢多说什么,洛子裳掩饰住自己的心思,接着道:

“……后来,子裳在他人口中听闻,夫人与城主虽然琴瑟和鸣,婚礼却未经媒聘之礼,当日城主的心思,那三媒六聘,也是安排给夫人的。”

宫九歌当时只当他是在找话题刺激她,哪里想的到这茬。

见她表情有所松动,洛子裳接着讲了下去。说到最后的时候,宫九歌脸上终于有了别的反应。

洛子裳说:“夫人退还信物,与城主恩断义绝之事,便是子裳这局外人看着,也着实过于难受了些。”

点击下载第一小说app安卓客户端,无弹窗,无广告>>
相关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宛若惊鸿错流年锦绣良医叛逆少女穿越记我的玩家好凶残诡魅神游铸天重生之独宠小娇姬末世之天降巨富弃妃太神秘